關鍵字: 商品分類:
 

公司名稱:銀諾克藥業集團
公司地址:長春市九臺區卡倫鎮工業園群英大路888號
電  話:0431-82811229
     15843029977
傳  真: 0431-82565601
郵  箱:[email protected]
網  址:http://www.ynkyy.com.cn

新聞中心

醫藥新零售大戰 阿里PK騰訊誰能勝出?

日期:2019年10月23日 16:05
“按照2018年財年的財報數據,阿里健康大藥房的收入已經達到了21.5億元的規模。”今年9月12日,在阿里健康旗下自營大藥房成立兩周年之際,阿里健康執行董事、阿里健康醫藥事業部總經理汪強一邊總結過去兩年阿里健康大藥房運營的經驗,一邊介紹了其新推出的“超級藥房1.0”標準,即通過抽檢審查、全環節監控、藥品追溯和執業藥師服務等環節保證消費者的購藥安全。
 
  這是阿里健康在探路醫藥新零售過程中的新嘗試。
 
  2016年10月13日,馬云在云棲大會上第一次提出“新零售”這個概念:“未來的十年、二十年,沒有電子商務這一說,只有新零售這一說,也就是說線上線下和物流必須結合在一起,才能誕生真正的新零售,線下的企業必須走到線上去,線上的企業必須走到線下來。”
 
  在過去的兩年時間里,各大電商巨頭開始加速線下資源的爭奪。比如阿里收購銀泰百貨、開元商城、大潤發超市;而阿里自建的盒馬生鮮超市則是其新零售的樣本。今年以來,京東到家則牽手華潤萬家、家樂福布局O2O業務。在醫藥零售領域,阿里、京東以及傳統的醫藥連鎖巨頭、藥企也紛紛加碼布局線下實體藥房。
 
  與其布局百貨新零售、生鮮新零售類似,阿里旗下的阿里健康在醫藥新零售領域也采取了合作、自建、投資等多種方式來搶占資源。
 
  從2015年的未來藥店合伙人計劃,到2016年收購廣州五千年醫藥連鎖有限公司并更名阿里健康大藥房,同年成立中國醫藥O2O先鋒聯盟,再到今年先后入股漱玉平民、華人健康、貴州一樹,阿里健康與零售藥房之間的聯系越發緊密。目前,阿里健康覆蓋藥店數量已經超過2萬家。
 
  阿里健康方面對筆者表示,無論是投資三家連鎖藥房還是此前在杭州嘗試的O2O 送藥,實際上都是在一個區域內探索當地的醫藥新零售模式,如果探索成功,這些模式將被推廣到其他區域。
 
  不過,醫藥本是一個極其特殊的領域,而醫藥新零售模式的落地注定不會像阿里集團在如外賣這樣的細分領域來得容易。比如,醫藥領域受政策影響極大,在政策尚未定論之前,每走一步都需十分謹慎。
 
  從輕資產到重資產
 
  在中國,醫藥的線下零售市場無疑是充滿誘惑力的。根據羅蘭貝格調查顯示,目前醫院外的國內藥品零售市場仍然掌握在線下藥店,線上零售業務占比十分小。預計到2020年,線下零售藥店的整體市場規模將達到5450億元,比2016年增長63.47%。
 
  而在以阿里健康為代表的醫藥電商加速布局線下藥店之前,傳統實體藥店與醫藥電商一度處于幾乎對立的狀態。
 
  彼時,網售處方藥政策出現松動,一些藥店憂心一旦政策放開,醫藥電商會導致自身市場受到沖擊。于是,數十家大型連鎖藥店企業曾于2014年上書當時的CFDA和商務部,反對放開網售處方藥政策。
 
  2016年,在某連鎖藥店的申訴下,原CFDA終止了強制推行藥品電子監管碼的要求,并收回了阿里健康手中的電子監管碼代理運營權。也正是這一年,阿里健康的主業轉向了醫藥電商。
 
  一方面,阿里健康通過收購廣州五千年醫藥連鎖有限公司,獲得C類互聯網藥品交易服務牌照,啟動線上自營B2C業務。此后接管天貓醫藥館。另一方面,阿里健康開始與線下連鎖藥店展開合作。2016年5月,阿里健康聯合百草堂、德生堂等區域性連鎖藥店創立“中國醫藥O2O先鋒聯盟”,探索醫藥電商O2O模式。
 
  不難看出,阿里健康早期的布局大多為“輕資產”模式。相比之下,其2018年的“落子”則是每一步都很“重”。
 
  今年5月,阿里集團旗下的兄弟產品支付寶與張仲景大藥房聯合改造的全國首家未來藥店。
 
  6月,阿里健康(中國)還向漱玉平民大藥房注資約4.54億元,持有漱玉平民大藥房9.34%權益。同月,阿里健康與華人健康正式簽訂戰略投資與合作協議。
 
  8月,阿里健康宣布其全資附屬阿里健康(中國)與貴州一樹連鎖藥業有限公司簽訂購股協議,以4.21億元收購貴州一樹連鎖藥業14.54%股權;并簽訂增資協議,向貴州一樹連鎖藥業增資4.04億元,增資完成后,阿里健康將持有貴州一樹連鎖藥業合計25%的股權。
 
  至此,阿里已分別攻下了山東、貴州、安徽、河南4省的區域醫藥零售連鎖龍頭,其通過資本的形式與近3000家實體零售藥店形成深度的利益捆綁。
 
  其中,漱玉平民根植山東市場,擁有超過1000家門店,2017年銷售額達28.6億元,在醫藥零售百強榜上列第11位;華人健康則是安徽省內最大的醫藥零售企業之一,旗下國勝大藥房擁有超過500家門店;貴州一樹旗下門店數量逾千家,其2016年、2017年度扣非稅后純利分別為4008萬元、6598萬元;張仲景大藥房旗下擁有門店300余家。
 
  從2015年3718萬港元的營收,到2018年財年(阿里健康財年為2017年3月31日到2018年3月31日)的24.43億元人民幣,阿里健康的財務數據透露了其近年來業務布局的成效。2018年財年,在經扣除股權激勵費用后的凈利潤為800萬元人民幣,阿里健康首次實現盈利。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目前,B2C業務依舊是阿里健康收入的主要來源。根據其2018年報顯示,阿里健康收入為24.43億元。其中,自營B2C業務收入21.49億元。
 
  近日赴美上市的111集團旗下1藥網也是一個B2C醫藥平臺,其于2015年開始運營。而據111集團招股說明書顯示,2017年111集團的B2C業務收入約為8.62億元。相比之下,阿里健康大藥房因為有天貓醫藥館的巨大流量優勢,其銷售額攀升速度更快。
 
  線上有優勢,線下是短板
 
  醫藥新零售該是什么樣的?目前行業內并沒有統一的概念,類比其他行業,它應該是線上下單、線上支付、想買的要能買到、在家坐等送貨上門,且藥品安全有保障。
 
  這就要求企業在探索醫藥新零售的過程中,一方面要有強大的線上技術支持,另一方要有足夠的線下支撐。
 
  “線上線下扮演著不同的角色,滿足用戶不同的需求。”曾擔任天貓醫藥館總經理的康凱告訴筆者,線上的優勢是不受面積、地域的限制,可以呈現無限的產品,覆蓋更廣的區域,并且可以為用戶提供諸如視頻等更加形象的介紹。短板是無法滿足用戶更專業的服務需求以及面對面的體驗等。線下藥店的優勢是可以為消費者提供有溫度的、面對面的交互和服務。
 
  “此前大家覺得他們是競爭的關系,未來這兩個渠道將會走向融合。”在康凱看來,阿里健康目前布局醫藥新零售的模式與阿里整體新零售的模式是趨同的。一方面,線上阿里有淘寶、天貓等平臺,另一方面,阿里也在投資大潤發等實體店鋪。
 
  此外,筆者獲悉,阿里健康目前在廣州有數家實體的阿里健康大藥房,其中一家正試點新零售模式,除了快速送藥O2O模式外,還有很多創新模式,但具體的新業務阿里健康并未透露。
 
  “全和安全是一家藥房服務好消費者的關鍵。”據阿里健康大藥房負責人劉恒浩介紹,截至2018年9月,阿里健康大藥房共上線來自15個國家和地區的12000余個商品,涵蓋OTC藥品、保健滋補、成人用品、醫療器械、隱形眼鏡、美妝個護、母嬰孕產等多個種類。
 
  在“安全”方面,阿里健康大藥房除了嚴格執行“入庫身份驗證、全庫陰涼管理、透明實驗室抽檢、效期管理、雙重復核”等標準化流程外,還為用戶提供專業的執業藥師在線咨詢及追溯碼驗真兩大服務。據阿里健康大藥房客服負責人張耀如介紹,為用戶提供在線用藥咨詢的客服團隊中95%以上為執業藥師。
 
  在支付方面,阿里健康顯然沒有支付寶“專業”。前文提到,今年5月,支付寶與張仲景大藥房聯手打造了“未來藥店”。值得注意的是,騰訊于今年7月聯手大參林推出首家微信支付“智慧藥店”。目前看來,支付寶推出的“未來藥店”與微信推出的“智慧藥店”在服務功能上相差無幾。用戶進店后通過手機掃碼實現身份信息識別、社保卡綁定、遠程問診、分期付款購藥以及會員管理等功能。
 
  不過,阿里健康方面也告訴筆者,支付寶的未來藥店與阿里健康的線下藥房將“逐步走向協同融合”。
 
  配送能力是B2C 醫藥電商的一塊短板。阿里健康也不例外。正因如此,幾乎大部分的醫藥電商平臺都在嘗試O2O業務。在阿里健康布局O2O 的同時,市面上已有不少同類競品。無論是承諾28分鐘送藥到家的叮當快藥,還是承諾1小時送達的京東健康和快方送藥,“送藥速度”是這類平臺的一大“撒手锏”。
 
  今年8月20日,阿里健康正式加入了這場“時間的戰爭”。彼時,菜鳥和阿里健康聯合宣布,在杭州率先上線日間30分鐘送藥上門,并首次開通24小時送藥服務,提供夜間1小時送藥上門。阿里健康方面的數據顯示,該送藥服務于當天的交易超5000單。
 
  此前,阿里健康聯合包括百家惠蘇禾、德生堂、百草堂、康愛多等在內的66家連鎖藥店發起成立“中國醫藥O2O先鋒聯盟”。目前這項業務已覆蓋全國70多個城市,共有3000多家O2O聯盟藥店提供送藥上門服務。阿里健康方面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8月19日,中國醫藥O2O先鋒聯盟上線藥房門店的全國日單量已超10萬單。
 
  與此同時,阿里健康近期投資的漱玉平民大藥房連鎖股份有限公司也擁有B2C電商平臺“漱玉全優”及自有O2O平臺“優藥送”。
 
  值得注意的是,相比于叮當快藥等自建配送體系的做法,阿里健康與藥店的合作更為討巧,即將“最后一公里”的成本交由藥店承擔。此前,阿里健康的工作人員曾表示,平臺僅展示藥店信息,交易在線下完成,消費者在線上提交需求后,由藥店完成送取業務,這個過程需要技術支持對接,阿里健康從訂單中獲取技術服務收入。然而,這種做法也是一把“雙刃劍”,“聯盟”的形式相對自建而言較為松散,因此,對于阿里健康來說,其目前所擁有的配送體系也就不那么穩定。
 
  未來:為千億處方外流做準備
 
  未來線下藥店還能承擔哪些業務?實際上,藥品零售藥店向健康服務商轉型已經成為行業共識。今年8月,百洋醫藥推出智慧藥店整體解決方案,其中包括了四個服務能力:承接外延處方、引入人工智能的智能醫療服務、健康體驗服務能力以及運營效率提升能力。此前,微醫、醫聯、平安萬家醫療也紛紛提出了“藥診店”計劃。
 
  在不少也內人士看來,無論是投資連鎖藥房,還是賦能零售藥店,這些動作大概率上是在為迎接處方外流做準備。
 
  在中國,處方藥市場占整個醫藥市場規模的85%以上,且絕大部分在醫院終端銷售。而目前由于網售處方藥一直尚未放開,醫藥電商平臺上能銷售的產品范圍還僅限于保健品、OTC(非處方藥)等。
 
  近年來,隨著醫藥改革的推進,處方外流市場成為行業翹首以待的大“蛋糕”。與此同時,行業人士也猜測線下藥店將是處方外流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近日發布的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中明確規定,互聯網醫院必須依托于實體醫療機構。按照這個邏輯,處方外流的承接方不排除必須為線下實體藥店的可能。
 
  京東、騰訊均進軍藥店業務
 
  與阿里健康相同,京東也意識到實體藥店的重要性。2016年,京東就收購了青島安吉堂大藥房,并獲得了自營B2C醫藥平臺“京東大藥房”的資質。而今年4月,京東又在福州成立了醫藥零售企業,同時建設智慧醫療平臺,在福州市內試水預約掛號、遠程醫療、處方流轉、藥品配送等服務。
 
  此外,2019年10月9日,根據外媒Information消息,騰訊將向高瓴資本的中國藥店業務投資約5億美元,目前該業務的估值約為25億美元。對此消息騰訊方面回應稱:對市場傳聞不予置評。
 
  此前,高瓴資本已至少投資15億美元在中國收購了60多家連鎖藥店,總計超過1萬家。而目前騰訊在醫療領域主要集中于科技醫療方面的加碼和投資,比如2018年8月,騰訊攜手大參林推出首家微信支付智慧藥店落戶廣州,涉及掃碼購、自助收銀、24小時自助售藥以及配送等服務項目。不過對于實體零售藥店業務布局,目前騰訊還暫無行動消息。
 
  “關于處方外流大家都在布局,也都在等風來,阿里健康線下藥房也不排除布局處方外流的可能。”一位熟悉阿里健康的業內人士認為,阿里健康出于企業定位和社會關注度,其商業行為會在國家相關政策允許下的范圍下開展。
 
  實際上,阿里健康早在2015年就已經嘗試過“處方外流”業務。彼時,阿里健康與衛寧軟件達成協議,雙方將就云醫院建設、電子處方共享等領域展開合作。該模式首先在河北省進行試點,不過很快就擱置了。
 
  而今年5月的未來藥店發布會上,螞蟻金服醫藥及醫療創新總監劉矧則表示了對處方外流的期待,他提到,“我們希望可以提高藥店的品效、能效,為未來處方藥外流做好準備。”
 
  需要強調的是,如果未來線下藥店真的是處方外流的必要組成部分,那么線下藥店的爭奪戰將會更加白熱化。當下,以老百姓大藥房、一心堂等為代表的上市連鎖藥店,以基石資本、華泰系、高翎資本等為代表的投資機構,以百洋醫藥為代表的醫藥企業,以阿里健康、京東等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都在搶奪線下藥店。
 
  “現在收購或入股藥房會是一個特別好的時機?目前中國零售藥店的收購價格是否偏高?”對于筆者的提問,阿里健康方面表示,“阿里健康投資線下醫藥零售藥店屬于戰略投資,是基于對未來市場的預判。”與此同時,阿里健康強調,“我們希望和各連鎖零售藥店在藥品新零售、O2O方向達成廣泛的合作。是否需借助資本工具入股或自建等均會依具體情況而考慮,并非阿里健康的主訴求。”

所屬類別: 行業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醫藥新零售大戰 阿里PK騰訊誰能勝出? 

真人赌钱提现手机游戏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彩图开奖结果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数据 云南省十一选五结果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本 河北快3和值综合走势 赛车pk10开奖视频 山西11选5台子 3D之家*_福星彩 北京快中彩开奖记录 腾讯分分彩技巧